章华 官方网站

http://zhanghua.zxart.cn/

章华

章华

粉丝:992654

作品总数:200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章华 | 艺术简介1963年生;1985年 毕业于河北工艺美术学校雕塑专业;1998年 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要研究生课程班;获全国城市雕塑创作设计资格证书。现为: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5933209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章华 绝对的理想者

 

发布时间:2011-11-07   新闻来源:新浪收藏

 

章华简历:

章华,著名当代雕塑家。

1963年生河北康保县,1985年毕业于河北工艺美术学校雕塑专业,1998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研究生主要课程班。现为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委员会会员。获全国城市雕塑创作设计资格证书0866。其代表作《童年记忆》由北京市政府国际雕塑公园永久收藏,《童年的梦》被中国奥组委收藏,《飞翔的梦》入选首届中国国际美术双年展,并作为国礼代表中国政府赠送韩国,永久保留在韩国首尔市,雕塑作品《出水芙蓉》参加“2008奥运景观雕塑国际征集大赛荣获银奖,雕塑作品《海风》由北京市政府收藏,永久摆放在鸟巢和水立方之间。部分雕塑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及收藏家广泛收藏。

 

访 谈 者傅查新昌

访谈时间北京宋庄章华艺术工作室

访谈地点2011929


 

傅查:

尽管理解是艰难的,特别是在当代,我们还是从头开始吧。请问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雕塑艺术的?你的启蒙老师是谁?从信任本身出发,你能否慷慨大度地给我谈一谈你最初的人生目标?

 

章华:

其实,我生长的年代正处于文革中后期,生活贫瘠单调。假如把我的童年生活中的一切,作为思索和分析,试图捉住其中的新鲜之处,并把它载入历史的记忆之中,都无法同现在的儿童相比。我的童年缺乏阅读材料,更没有电视、电脑、网络游戏,除了毛泽东像,看不到任何雕塑,因此我小时候对雕塑这个概念完全无知。然而,无意识的行为却表明,任何人都从生存活动的源泉中,汲取奔驰的艺术想象。

我清晰地记得那时经常和小伙伴们到野外挖红胶泥,拿回来一起捏一些坦克、手枪和小动物之类的东西,不是作为一种断言,而是作为一个游戏的发明。这该算作不自觉的创作吧。我还喜欢照着小人书画画(那个年代很少见到美术方面的书籍)。读小学后,学校和班里的黑版报都是由我画的,黑板报颇为诱人,甚至经常令人感动。之后,我又参加过县里举办的美术班,遇到了县文化馆的邢耀老师和王桂卿老师,开始对素描、速写、色彩和创作,产生了一种几乎恭敬的初步理解,并且见识了他们创作年画及当时的宣传画的过程,这应该是我最初的艺术启蒙吧。

 

傅查:

当然啦,面朝启蒙老师,我们应该心怀感恩的态度。在我的印象中,你这些年来始终保持着一种均匀的创作节奏,一种稳定的美学追求,一种晶莹透亮的艺术品格。你的童年系列是对故乡深情的回望与凭吊,也是你又一次展示人性美好属性,对吗?

 

章华:

你可以这么理解,但从心理或历史的角度说,我还是非常信奉一句已经显得很平常的话:艺术来源于生活,而又升华于生活。如何从现实生活中发现美提炼美,需要一个漫长坎坷的积蓄的过程,从数量转化为品质。我很钦佩香港艺人刘德华先生,当你得知他的经历他的勤奋,就明白成为一个艺术家,除了天分更需要恒定地磨练,但是使我更加惊讶和赞叹的是,经过他创作演绎了几百首歌,才会有大众喜爱耳熟能详的几十首歌曲。

雕塑作品就像一首首歌,在创作中这种想象使我喜出望外,我要求作品的初源首先能够打动自己,使形象的基础变得纯粹,当它们呈现给观众时就会敞开,与观者达成视域融合。从内心出发,我的许多创作原型都来源于童年的经历和那时的游戏,或者源于现实生活中发现的美的瞬间。我要绝对的纯度,对其他一无所求。纯洁和美感,这些词并不是出自诡辩,应当透过字意表象去理解它们,能够触动观者视觉的作品,应当出于自己所亲历和理解的事物,也许它们更能唤起观众对生活清贫而精神充满渴望的过往年代的记忆,并从中释怀。的确,在作品诞生,或向观众展示,这样的时刻,正是开启人性之美好的瞬间。

 

傅查

是的,每个时代都有特殊的文化情境,你和我是从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文化环境中走过来的。如今,在文化消费已经堕落为纯粹的感官刺激之后,所谓理想主义的口号和标语,慢慢变得空洞而不真实。在中国的这种现实中,你是怎样选择艺术理想的?你有过失败的经历吗?你是怎样克服无名状态的困惑的?

 

章华:

我刚提到我们的那个时代确实物质匮乏,而在接受教育方面,又是从学雷锋、王杰和罗盛教的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我们都有过一些英雄情结,一些理想主义的情怀。文化艺术从过去的政治语境趋向于消费之后,它内在的结构变得复杂了,一些艺术家对纯感官化追求,给人们带来的并不是精神的丰富和自足。我觉得物质再富裕,但没有精神追求,这样的境况对于个人和民族都是可悲的。

作为一个艺术家,对于理想的重建所能做的主要是奉献他美好的艺术作品。关于失败的经历,无论哪一群体还是个体,其生存与发展,都会经过很多坎坷和挫折的。举个例子,在过去甚至现在,参加作品征稿的过程中,经常会遭到落选,我也曾困惑和迷茫过,但你会最终清楚地知道自己所要的是什么,你便会坦然。只要明确了自己的艺术理想,一切出自内心的热爱,一方面并不去迎合什么趣味,一方面不放弃参与的机会,将自己的观念或艺术理想主动地呈现出去,也就没有遗憾。实际上,我遇到的挫折比这复杂得多,保持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和艺术信念,终会坚持下去,或者从困境中走出来。

 

傅查:

这说明希望往往在绝望中诞生,于是你想到要从小地方走出来?你是北漂族中的一个吗?如果说北漂族是被体制悬置的文化身份,那么北漂的历史实践,会不会提供艺术变革的内在力量?尤其是对那些正准备进京求发展的外省艺术家而言,到北京是出路还是误区?

 

章华:

对于北漂族这一词汇,我不是很在乎,对于广大北漂族而言,无论从事什么职业的,想在北京发展,都需要一个艰难的过程。就居住、生活而言,这个城市之庞大,交通之拥挤,生活节奏之快,绝对不是一个居住和过品位生活的理想城市。但对艺术而言,北京是文化之都,如果有充足的时间,每天可以看到形形色色、形态各异的展览,让你目不暇接。

对于来京发展的艺术家而言,吸纳这些丰富多样性的艺术营养,我认为是非常有必要的,而且这些生活和艺术也会促使你不断地思考和寻找。但一定要确立自己的目标,有自己追求的方向,执着的信念,更要有踏踏实实认真做事的态度,否则所谓变革无从谈起。我深刻体会到北京是一座海纳百川的移民城市,接纳了大量的年轻人,为真正有才华有理想的人提供了创作条件、发展空间和突破机会。

 

傅查:

波普艺术在中国风行以来,文艺界开始对崔健、王朔和葛优等反传统表演行为普遍认可,尤其是方力均和岳敏君的艺术。然而,对普通中国百姓而言,这些文艺界名人的各种怪异行径,是一次最高明的愚弄,还是最廉价的出卖?

 

章华:

文学艺术的发展,需要百花齐放,呈现丰富的多样性。艺术家应该有各自的风格,怎样做到和而不同,是每个艺术家要思考的问题。和就是并存,不同就是个性,无论以什么样的风格形式出现,都将指向艺术美的本质,这样才能满足各个阶层、各个领域的欣赏需求。我认为,好的艺术品能满足人类某一文明阶段的精神需要,这样才能千古长存、永恒不朽的。但艺术规范就像社会规范一样经常变换,有些所谓的辉煌和炒作出来的东西,只能是昙花一现。

 

傅查:

相比较而言,你的艺术面对欲望的目光,既是一种考验,又是一种挑战。在杂语喧哗的文化语境中,你的有些艺术主题,是如何选择无处不在的女性姿态的?

 

章华:

在我认识里,女性的美,不像男性的刚毅和粗犷,是一种曲线柔美和恬静雅致,我采取的形式更着重于给人一种安静祥和的唯美视觉享受,而区别于当下许多人对女性美的庸俗化的表现。我创作的众多作品,能够与观众视觉交织、和心灵产生共鸣的,确实是那些具有生命活力和青春之美的作品,较多地通过女性姿态作为载体,不仅在秩序与感觉之间达成平衡,而且表现出高度的序列感和造型的精巧性,从而使作品具有遍布整个形体的神奇的生命力。

 

傅查:

虽然你不会将人性的善与恶,作为预设立场带入雕塑作品中,但从你许多作品的结果来看,似乎表现人性温暖面的作品更多一些,你的成名作《飞翔的梦》,创作的缘起是什么?

 

章华:

在生活中,无处不存在美和体现美的瞬间,这应该唤起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在现实中,人们都在为各自的生活奔波忙碌,实属不易。我想,造型艺术、音乐、建筑等应该用完善无缺的形式美启迪大众心灵,使大众为之一震,能够驻足观赏,放松终日的疲惫劳苦,享受艺术所带来的美感和娱情,从而得到身心的慰藉。

《飞翔的梦》表现的是童年游戏的场景,无忧无虑的孩童们在街边、巷尾、广阔的郊外,怀着快乐的心情放飞风筝。风筝系着孩童们的理想,小伙伴们在后面嬉笑地追逐。从整个构图来看,三个人物的影像形成了一条优美的向前飞动的弧线,给人以动感的春意盎然的遐想。


傅查:

你的青春少女系列雕塑,不管怎样烂漫妖娆、天使其面,却始终沿着真善美的阳光小路大胆探索,仿佛誓将洞悉人性温暖的大业进行到底。在这个意义上,你堪称地道的人性观察家。我是说,你的有些雕塑,充满了顽皮的智慧与生命的跃动。请你谈谈这方面的创作经历与体会好吗?

 

章华:

我创作的作品,大都是从我内心出发,表现童年的生活场景,并形成一条创作的主线。这说明生活本身给我带来了永不秙竭的创作源泉。童年时代是我们记忆中阳光灿烂的日子,我选择了这样的主题力量。就拿《编花篮》来说,在孩童时,经常看到女孩们唱着歌谣,相互交叉着腿,跳着编花篮的游戏,尤其是每个女孩的胸前都戴着一枚毛主席像章,这个细节的美感作用,深刻在我的记忆里,它记录着当时的历史,而这场景承载着我对家乡的深切情怀。《跳皮筋》同样表现了一组体态优美的女孩子,她们动感十足,衣裙飞舞,力与美的支点只在一个脚尖的连接点上。这一切编织着一个欢快的童年的梦……仿佛在妈妈怀抱的孩子,耳边回响着远去的歌声,而更加安详地酣睡。这样的境界是我所追求的,也是鼓舞人心的。

 

傅查:

是的,你的艺术中确实有一个恒定的主题,以回望家园的存在之思,以温馨而恬静的人物造型,表现出穿透时空的人性光辉。你从来不着力去构筑一个肮脏的、丑态毕露的、俗不可耐的艺术形象,也不凭空构筑一个光明无限的太平盛世。这是为什么?你是唯美主义者?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你如何面对人间的瑕疵,丑陋的心态?

 

章华:

走到今天,我更加深切的体会到,我之所以对家园深怀眷恋,持之以恒地表现人性的纯美,应当感恩我父母的养育和教诲,感激姐妹们的呵护和骨肉之情,感谢朋友们的扶助之义。还有,我幸运地选择了雕塑艺术,这一切都使我与外面的世界操持了一种距离,更多地在自己的艺术天地里自由驰骋。

但在现实中,却避免不了遭遇各种侵扰,会遇到诸如自己的作品辛辛苦苦创作出来发表后,却被在某些城市最非常优美的环境里,以龌龊的手法,侵权我的作品。每当遇到这类剽窃行为,我内心是非常痛苦和茫然的。例如:在青岛奥林匹克体育公园内,我的雕塑作品《出水芙蓉》和《老鹰捉小鸡》就被剽窃,这两件雕塑不仅完全复制了原作的形象和构图,而且在人物形体动作以及服饰上,也对原作进行了全面的抄袭。仿制者低下拙劣的造型能力和恶劣的制作工艺水平,更是让这些赝品对原作的亵渎显得格外刺眼,误导了观众的审美,令人气绝。我的雕塑作品《出水芙蓉》以写实变形的创作手法,凝固了女花样游泳运动员们在水上舞蹈时一个出水动作的优美一瞬。

早在20035月,我就开始构思此作品,并进行小稿创作,到20052月定稿并完成,历经近两年。而作品《老鹰捉小鸡》同样以写实变形的创作手法,描绘了一群纯真少年尽情嬉戏的快乐场景。此作品早在20014月做出初稿,历经四稿、近6年的艰难创作过程,最终于20075月才得以完成。这两件作品都倾注了本人大量的精力和心血。

遭遇剽窃后,我都不知向谁去申诉,如果向法院申诉,结果难以预知,况且对于我来说,时间是非常宝贵的,我必须最大程度地把时间用在创作上,而不是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上。即使如此,对生活的表现,我并不能放弃我的初衷,我不能不为人性纯美的形象所主宰,因为这是我精神所寄,情怀所托,是我艺术生命之根。

 

傅查:

作品遭遇剽窃时,应该用法律来保护自己,如果你没时间,就委托律师去申诉。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你的艺术思想,已经被人理解和接受。从表面上看,你的机智里透着犀利,快乐中带着幽默,冷静中掺着超然,和气中夹着距离。这是我所切慕的气质。最近我听朋友说,你具备独有的观察力,在任何时候都能准确地知道别人最基本的需求,是这样吗?面对现实,或者在日常生活中,你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人是吗?你的一天是怎么度过的?

 

章华:

这些都是朋友、同行们的过奖赞誉之词。我觉得在生活中做人一定要低调,做事一定要认真。我深知自己欠缺的很多很多,需要今后内修和深造。我的生活没什么特别的,清晨来到工作室,几乎整天都在进行创作。完成一件作品后,很快就酝酿构思下一件作品的诞生。虽然,有些人会觉得这会枯燥和乏味,但自己却觉得满怀激情,动力十足。因为自己热爱,才不会觉得孤独和寂寞,并且享有着每一天创作的快乐。

 

傅查:

可以看出来,你很喜欢你的故乡,可是对不肯守规矩的人来说,故乡是一个具有传统重负,不易让人轻装上路的地方。请问究竟是故乡的什么东西,使你从小耳濡目染,熏陶出文质彬彬的气质的?

 

章华:

家乡,对于每个中年人来说,尤其是在外漂泊不定生活经历坎坷的人来说,体会得更为深刻。总能想到或梦到幼年时的环境,山青、云白、天蓝,和伙伴们玩耍的生活场景。乡情和乡音是无法改变的,它们给了我朴实真诚的性格。从坝上的一个小县城步履蹒跚一步步走到今天,来到北京这个文化之都,我也接触了很多艺术同行和一些很有造诣的艺术家,他们的为人处事,谦虚热情,待人平和,更让我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

 

傅查:

对我来说,人类的故乡,正在人们突显诗意的地方消失。与此相反,你在进行童年系列的创作时,抛开了成年人明白世界的那种优越感,很好地保持了一种不确定性的生命状态。你是用一种敏感、细腻、富有体温的雕塑语言,来表现强有力的生命历史的瞬间姿态,这是一种让人产生联想和思考的体验。你的故乡,是不是你创作的源泉?是不是象征世界上所有的故乡?这种创作让你内心变得健康是吗?

 

章华:

确实是这样的。对我而言,童年记忆和现实生活,是永不枯竭的创作源泉。虽然有些作品反映的是童年时代,是对一种文化的传承和延续,让后人对过往的每个时期的历史瞬间有所了解和认识。我觉得一件好作品的诞生,来源于广泛的经验,还将新的世界观传播出去,艺术语言在世界上是相通的,在漫游与传播过程中,使这种艺术演化为一种国际风格。对我来说,只有这样的创作才能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愉悦。

 

傅查:

童年系列开始,你传达出具有时代意义的集体无意识。这种对社会、个人,亲情和血缘的典型呈现、模拟和演绎,是从艺术、情感以及人生的角度出发的,因而具有强烈的当代意义。请问这种表现方式和个人经验,你是靠什么途径获得的?在你的创作过程中,有没有一以贯之想要表现的重要主题?

 

章华:

其实,每一件作品都离不开生活中的真实体验和感受。像童年系列《快乐童年》这件作品,就是表现姐弟在冰雪中奔跑,姐姐推着倒靠在身上的弟弟,弟弟伸开双臂享受着冰上速度的一瞬间。这些都是在孩童时代自己亲身感受到的。在我的创作中,都是有感而起,很少为了一个先行的主题而创作,首先被生活和生命中的事物所激动,选择自己所喜欢的题材。

 

傅查:

在我们这样一个理想主义溃败的时代,究竟什么样的情怀、雄心和抱负,令人感慨和感动呢?诚然,《第一步》散发出一种深邃的灵魂之光,在同类艺术创作中贵为经典。你是不是渴望从母性中寻找生命的真实形态?它是不是首先出自你的内心?你自己如何看待自己的这座雕塑?

 

章华:

确实,母亲是每个家庭最伟大的一员。从幼儿刚刚学步之时,到成家立业,母亲所付出的爱与无私的保护,是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的。这件作品反映母亲在用双手扶携幼儿刚刚学步的瞬间,母亲伏身轻步保护孩儿,期盼孩儿成长的喜悦表露在美丽的脸上。作品的表达的是赞美母亲、歌颂母亲为孩子成长所付出的艰辛与劳累。对此件作品,我还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这只是一个小的创作稿,我会不断地去完善和进一步提炼。

 

傅查:

我一直在想,你像一个敏感的观察家,观察家的敏感洞烛了雕塑艺术,对人性的挖掘会更加幽深。你的青春女性题材的系列雕塑很有意蕴,精细典雅,给人无穷的美感享受。如果艺术家用一双灼热的目光面对女人,会不会使女人更加美丽?女人能给你带来激情吗?

 

章华:

我谈不上是个敏感的观察家,这一称号过誉了。对于我们这样的自由的艺术家而言,其实每天的工作是非常单调乏味的。假如不是出自真心的挚爱,是不会坚持下去的。在做放大雕塑泥稿的过程当中,工作量之大,与民工的体力劳动没有两样。绝大多数艺术家不是像电影中描绘的那样坐在优美的山清水秀的环境中,摆开画布作画,身边有美丽的少女陪伴,现实生活中或许有,但肯定很少,我以为这大都是文学家的理想描绘。当然我是针对自己的创作状态,对我的个人状态而言。关于女性的美,我想在现实当中的人都会欣赏和赞美,而艺术家善于用审美的方式,将天然之美提升为艺术之美。

 

傅查:

有些艺术家,像杜尚或毕加索,都喜欢跟很多年轻漂亮的异性密友,愿意保持一种非常美丽的非婚姻关系。在杜尚看来,人生在世没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因此,他一生都在胡闹放纵中度过的。对杜尚的玩世不恭,你不想说几句吗?你的婚姻跟你的艺术有什么关系?

 

章华:

我理解,每个艺术家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经历和体验,在这样的事情上不会相同。有些事情不要去奢望,毕加索毕竟是毕加索,他的生活是法国的。在中国的生活环境中,就很难出现像毕加索这样的艺术家。像伟大的艺术家梵高,画出了燃烧炽烈的《向日葵》和自画像,不难看出,他的生活窘迫贫穷,要靠弟弟资助,长期以来精神焦灼、情感压抑,所爆发出的力量,就在作品中表现了他的情绪和状态。我的感受、我的创作心态,与我有一个稳定的家庭是分不开的。从我的作品中可以看出,像《天伦之乐》,父亲骑着自行车,吹着口哨,车后面载着歌唱的妻子,车座的前面手拿糖葫芦的乖乖女有着让小朋友羡慕的眼神,一家子享受着天伦之乐。假如没有一个融为一体的家庭,我想是不会创作出此类作品的。

 

傅查

作为一个艺术家,是不是必须朝向本真生命的原初回归,才能显示出生命的原始性、世俗性、常态性和本真性?说到这个问题,我想起徐悲鸿生命中的三个女人。不管人们怎么说,她们能与一位伟大的画家有缘,就已经是一种福份了。难怪赵本山说,没有绯闻就成不了名人。你怎么看待这些问题?

 

章华:

我觉得每个艺术家所处的年代、环境不同,个人的命运也不同,生命本真的追求也不尽在一个方向上。对徐悲鸿的情感世界,我不太了解。但有些人,在绯闻中寻求趣味,对此人们会感到非常失望,但他们会从中发现一个举世公认的乐感文化,赵本山采用了日常事物的熟悉形式,对于娱乐圈来讲,具有异常深刻的借鉴意义。

 

傅查:

请不要介意,我们还是言归正传。通过艺术创作,你把物理空间、情感空间和思想空间联系在一起,但又独立于现实人事而维持着、转化着,鲜明地体现出了时代特征。是什么事情触动你有这样的改变?你是不是借用故乡记忆反讽着当下的什么现象?

 

章华:

在我的许多雕塑作品,没有反讽意味,我认为艺术就是艺术,不应该有对抗情绪,或者怀有与艺术无关的政治偏见,也不应该将大众塑造成丑陋的形象,误导人们的审美。通过对美感的抒情塑造直觉魅力,凭借对我们的本能的理性支配,便能深深地打动人们,并引起人们的审美反应,这种人性美并不缺乏当代性。在小稿的创作中,我要考虑到作品放在某个环境中如何协调,很多作品都是经过多稿不断的修改、体会、打磨,最终完成的。

 

傅查:

其实,在人类身上善与恶、美与丑交织在一起,但是在人类丑陋的表层下却掩饰不住人性美的光晕。你是否感到自己有什么明显的或隐秘的缺陷?面对你的雕塑艺术,如果我让你选择一尊使你留名后世的作品,你将选择哪一个?

 

章华:

我觉得作品需要一件件的创作和积累,而我选择了最有趣的方式,符合自己的内心生活,充满情感的组合在生机勃勃的运动中引人入胜。然而,出现在你眼前的作品是一个精神性的整体,你的感受是由一种美感激发出来的,而这种美感要比一个工程问题的答案包含着更多的内容。到目前为止,就我个人而言,还没有一件完美的作品,你说的选哪一件留名后世,这让时间来做出选择。

 

傅查:

这些年来,你的艺术直觉使你领悟到诗意是根植于大地、根植于生命、根植于人的本性之中。此外,你特别注意地域性、民族性和时代性,并表明了雅俗艺术的区别。请问你从事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创作什么题材的时候,你是兴高采烈的?

 

章华:

其实,作为雕塑家,我完成每一件作品都像孕育自己的孩子一样,要经历一个漫长甚至是痛苦的过程,又是时常有着快乐幸福和享受的过程。作品的孕育和诞生,既是自然天成的,又是倾注心血的。我的目的很单纯,当一件作品诞生后,希望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好环境去摆放她,永久地收藏她,让更多观众欣赏到她所带来的美,能够解读她的语言。我寻求作品与观众的互动,产生视觉和精神的共鸣。这是每一个雕塑家所向往的。对我创作的作品,尤其感觉到她能够打动自己时,那种情感的、精神的享受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述的。

 

傅查:

你分析过你跟同时代雕塑家的关系吗?我说的是地域、环境和时代的那种关系。我曾用戏拟和反讽的手段,对文学进行过一次实验,后来我否定了文学能够解决人性和谐统一的理想。因此,我对文艺创作的社会学解释在当时并未被接受,甚至还遭到不少抨击。这说明我没用好世俗情怀,你如何看待世俗情怀

 

章华:

艺术作品要体现个人的风格,但艺术家的存在又不是孤立的,所以,学习和借鉴是需要的。过于关注其他的艺术家,有时会影响自己的创作状态。我的时间不够支配,不想考虑创作之外的事情,因为我是创作者,不是评论家。关于世俗情怀,有关的内容其实前面已经涉及了很多。我觉得,不应把自己拔高到那种目空一切的状态,我是一个从坝上走来的人,故乡和亲情,给我的滋养都是取之不尽的,我只是将纯真的文化因素,赋予了我的雕塑作品。

 

傅查:

我认为,任何艺术应该都具有阐释价值与存在意义,因为艺术不仅是依其风格与技艺来欣赏的,而且可依据它的社会文化背景来欣赏。艺术家不是居高临下,以精英的情怀去救赎芸芸众生,而是去领悟、高扬平凡中的伟大、苦难中的崇高。你觉得是不是这样?

 

章华:

艺术家不是救世主,应该踏踏实实专心致志做好自己想要表达的作品。就像农民种田地和果树一样,每天除草、施肥,在自己的土地上认真地劳作,等到了秋天去收获,采摘自己要得到的果实。什么伟大啊崇高啊,我从不去想,只想创作问题,使之具有更加单纯洁净的艺术语言。

 

傅查:

苏珊·朗格有一个哲学见解,认为艺术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形式的创造。但对我来说,艺术社会学的首要目的,是研究整个艺术过程:即艺术家、艺术品、公众的相互作用和互相依赖。你是怎样理解艺术创作与符号形式的?

 

章华:

在创作中,你要考虑那么多的符号和形式的话,注定会更加纠结。我觉得作为艺术家,不应该拘泥和依赖于剥离了鲜活生活的符号形式之类的固有经验。其实,一个艺术家在创作中,没有任何条条框框,应该自由发挥,用自己的真实感受和体验来完成、来表达自己的真实诉求,经过不断探索和反复探究,由量的积累形成所谓的符号形式,这也是完全可以证实的经验。一件好的作品,并不是经过某个艺术评论家的赞美言辞,就能和公众起到相互理解和依赖的关系。好的作品要靠其自身在视觉上、精神上得到大众的解读和理解,得到更多认可。

 

傅查:

通过艺术创作,你会不会关注当下的社会问题?你不觉得社会问题的存在依赖于意义的传达吗?我希望所有艺术不要被艺术奴役,同时也不要被别人误读和歪曲。请问人类想获得自由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你目前自由吗?

 

章华:

艺术作品对现实的映像并非一种,我的艺术作品中,有许多是关注现实生活的,其中包括体育、音乐、爱情等方面。生活在现实当中,有很多的生活场景常常会打动发掘者的心灵。艺术家的自由,体现在他的作品是不是足以抵达他精神和技艺的理想境界,而不被种种成见束缚,同时他能够按照自己的理想,将作品的全部价值最大化地传达给观众。

 

傅查:

在成功之前,你是不是将追求发展、进步、和平的主题,作为一面镜子和尺度的?你经历过什么样的智力训练?你怎样看待艺术价值的形成?你如何对待艺术界的重商主义?

 

章华:

追求发展、进步、和平的主题,应该是每个从艺者的精神向度,因为这是人类的需要。从专业角度,我最初在艺术学校的雕塑专业学习,后来读了中央美术学院的雕塑专业研究班,在基础学习的同时,寻找适合自己内心的艺术作品和理论进行研习,如早期读到《罗丹艺术论》,就曾给过我很多启示。后来,我接触到更多现代国外雕塑艺术家的作品和理论,而艺术价值的形成,需要由经自己进行判断和选择。艺术商品化,一方面促使艺术创作的活跃,另一方面也让从艺者失去那些伟大艺术家那种纯粹的创作状态,不能一概而论。

 

傅查:

人的个体尊严和人道原则,不止是从个人修养中体现出来的,重要的还是整体的文化精神和对人类基本价值尺度,是否有最低维护和承诺的愿望。你的态度是不是这样的?

 

章华:

总之,雕塑艺术不是陶器,陶器是初级的和简单的,雕塑则是精神的和复杂的,但两者皆具有决定艺术存在的形式整一性。我的态度是基于艺术的尺度,任何伤及这个尺度的需求,我会回避甚至拒绝。

 

傅查:

在我看来,在你的雕塑中,最令人感动的还是你的文化理想和情怀,你对人性美好的一往情深,是对任何人的文化修养应该是一种有益的补充。我们还要在向经典学习的过程中,借鉴大师们高贵的艺术精神,从而创作出更接近于今天时代生活的作品。能不能透露你喜欢的艺术大师?你最喜欢那本书?你最讨厌的女人是谁?

 

章华:

从艺术爱好到创作的过程之中,我接触到众多前辈、同行及国外大师的作品。学习借鉴大师们艺术精神和作品精髓,确实是一个非常美好的过程。你问我喜欢哪一个艺术大师,我还是比较喜欢摩尔、贾科梅蒂及梵高。最喜欢读《渴望生活》这本书。对我而言,女性是美好的,我持赞美的态度,我的作品说明这一点。

 

傅查:

你在你的处世、为人、艺术创作、择取西方艺术的路径等方面有鲜明的独异特征,但是你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联很深。传统文化内化为潜在心理机制,影响着你的人生选择与艺术追求。你的艺术注重意境的营造等,这些都具有鲜明的传统文化特色对吧?

 

章华:

我从小生活在国内,在接近乡村的地方,所接受的是传统教育,我的母亲就擅长剪窗花,她手中的窗花传达的是人类最本真的美。我喜欢中国的传统美学,也接受过西方哲学和艺术的影响。而母亲和乡土的美赋予我的精神气质,与我的爱情观念是一致的,与我追求的艺术的当代性并不冲突,这一切使我走上一条比较坚实的艺术之路。

 

傅查:

你选择了艺术,企望通过艺术传递你内心的想法,对于世界,对于人,对于雕塑,你把诸种认识与理想放进去,却惟独没有把你自己放进去。但你的艺术充满了时代感和当下性,你所展示的都是人类最美好的理想,你的激情中洋溢着这个时代的意志。就此而言,我向你致敬!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和计划?

 

章华:

谢谢傅查先生精彩的提问。回顾我所走过的路,非常庆幸的是,我赶上了国内的经济建设大潮,文化大发展之快,是我们无法想像的。在我的同行前辈刘开渠、滑田友等一些艺术家所努力探索铺垫的道路上,许多城市都在发展和规划,需要大量的让人们赏心悦目的城市雕塑。谈到未来的艺术创作,我会静心创作,希望多出精品,来回报社会。

 

傅查新昌简介:文艺批评家,作家,画家,清华大学访问学者,新疆大学客座教授,新疆财经大学客座教授,新疆师范大学名誉教授。目前定居北京。已经出版发行的主要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集《父亲之死》、《人的故事》、《甜蜜的家园》;散文集《我就这么活着》;随笔集《地皮酒》,长篇小说《明静的地方》、《毛病》、《时髦圈子》、《秦尼巴克》、《边疆秘史》;文学批评集《失衡的游戏》。学术专著《文艺色情学》。